(a 501(c)3 non-profit organization incorporated in USA)
This is an old web site. The new site is here.
Home Introduction Awards Sub-funds Donations 2010 Contact Make a donation
2006 interviews 李巨 2005 interviews 侯建国 黄吉虎 肖臣国 陈路 杜俊军
2004 interviews 王志珍 张俊妮 王明旭 吴奇 姚新 孙立广、谢周清
2003 interviews 高登义 杨元庆 李佩 程继新 蒋华 杨秀敏 郭传杰 饶子和 胡红卫 唐明 赵忠贤 姜岩 陈雪生 叶流传 张树新
2002 interviews: 吴雪筠 张亚勤 胡伟武 陈以龙 2001 : Peidong Yang Qiang Zhou Kunxin Luo
2000 interviews: 陈晓薇 X Jin/Z Guo Jing Liu Z Wang 李亚 T Chen 陶荣甲 H Liu Z Yin H Wei 朱清时
1999 interviews: 詹红兵 Guohua Deng Bin Li 舒其望 王维嘉 杨超平 文小刚
侯建国院士简介

1959年生于福建,1978-1989年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习,获凝聚态物理专业博士学位。1988年至1995年,先后在前苏联科学院结晶学研究所电镜实验室、中国科学院福建物质结构研究所、美国加州大学Berkeley分校、美国Oregon州立大学化学系从事科学研究工作。1995年起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先后任中国科学院结构分析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理化科学中心主任。2000年起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副校长。2001年9月起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友总会会长。2003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2004年8月起兼任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实验室(筹)常务副主任。2004年11月当选为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

长期从事物理化学领域的研究工作,特别是在利用高分辨率扫描隧道显微镜研究单分子特征和操纵方面取得了一系列成果,为单分子物理化学领域的研究做出了理论和实验上的重要贡献。在Nature、Science、J. of Amer. Chem. Soc. 、Phys. Rev. lett. 等期刊杂志上发表学术论文100多篇,是该领域有国际影响的学者。

曾获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奖、中国科学院院长研究基金奖、中国科学院和安徽省自然科学一等奖、香港求是基金会"杰出青年学者奖"、中国分析测试协会CAIA奖特等奖、海外华人物理学会"亚洲成就奖"等多项奖励。2003年,荣获全国优秀留学回国人员荣誉称号。

社会兼职:中国真空学会理事长,中国物理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材料研究学会理事,中国表面物理学会副主任委员;《纳米科学与技术》(American Scientific Pub.)、《国际纳米技术》(Inderscience Pub.)、《国际纳米科学》(World Scientific Pub.)以及《中国科学》、《中国化学物理》等杂志的编委和责任编辑;英国工程与自然科学研究委员会评委,中国实验室国家认可委员会成员,国家纳米科学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及纳米技术专门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教育部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以及一系列国际会议的程序委员会委员。

 

中国科大校友基金会推出《校友风采》访谈,旨在推动科大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思想交流,分享杰出校友的创业经验,促进科大人的事业成功。《校友风采》所有内容并不代表中国科大校友基金会观点。

侯建国近照:和同事讨论 与研究组成员合影(右五为侯建国副校长)

       科研与管理都需要合作和沟通

     ——副校长、校友总会会长侯建国院士专访

(根据录音整理,有删节)


记者:侯校长,感谢您接受海外校友基金会《校友风采》和新闻中心的联合采访。这可能是您第一次作为校友总会会长接受采访,我们感到荣幸。

侯:不客气,也谢谢你们。

发展科大,服务中国

记者:您认为2004年科大最大的成绩是什么?展望2005年,科大有何规划?

侯:2004年科大有些非常重要的成绩,年初制定的工作计划得到顺利完成。第一,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实验室通过了由科技部组织的建设计划论证,国家同步辐射实验室二期工程顺利通过了国家验收。在国家正在构建的基础研究创新体系中,国家实验室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科大的两个国家实验室运行进入新阶段,为学校今后建设与发展以及奠定学校在国家创新体系中的地位打下了良好基础。第二,今年在郭传杰书记、朱清时校长的领导下,学校管理工作进行了很多改革。例如年初党政系统改革,全部采用聘用制,所有岗位公开招聘、竞争上岗,减少了相当多的行政职位,岗位设置更加精干有效。第三,我们致力于稳定教师队伍。对原宥的薪酬制度进行了改革,构建了三元薪酬体系,提升现有教职工待遇。薪酬改革贯彻"绩效优先,兼顾公平"的大原则。第四,在中科院领导、院相关部门和院属研究院所的大力支持下,"全院办校、所系结合"工作取得了积极进展。此外,重点学科建设、科研基地和科技创新平台建设得到加强,教育教学改革继续深化,人才培养质量进一步提高,科学研究成果丰硕,科技产业稳步发展。

2005年,"全院办校、所系结合"工作将继续推动。学校致力于密切与中科院各研究院所的关系,充分发挥中科院优势来推动自身建设与发展。科大在合肥,毕竟和北京、上海的研究机构有地理上的距离,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如何建立"所系结合"的双赢模式,学校做了很多探索,比如签订合作协议,聘请研究所知名科学家担任学院院长或系主任。第二,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实验室准备在2005年验收。第三,"985工程"二期建设将正式实施。科大"985工程"一期建设得到了教育部、中科院领导和专家学者的很高评价,目前二期建设全面启动,首批经费已经到位。第四,"科大花园"首批3万平方米建筑工程已开工建设,今年将全面推进高质量住宅小区建设,缓解教职工的住房困难。

记者:您是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实验室常务副主任,国家实验室的筹备工作有什么进展?唐叔贤先生出任实验室主任,对实验室的筹备有哪些介入?

侯:朱校长对实验室运行和建设有很高要求,希望实验室的管理理念、运行方式等方面跟国际通用做法尽可能接轨,否则若干年后达到成为国际知名实验室的目标较为困难。我们曾经希望聘请在国际上有声望和在一流研究机构有管理经验的著名科学家担任实验室专职主任,也接触了一些杰出科学家,但从目前看来,聘请实验室专职主任比较困难。

唐先生是著名物理学家,在美国工作多年,之后担任香港大学物理系主任,任期届满又出任香港城市大学常务副校长。我们希望借助唐先生在美国、香港学术管理的经验以及他在国际物理学界的影响,在推动实验室的管理建设、学科方向确定、新教授遴选、国际顾问委员会成员聘请等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同时使实验室在国际化建设方面做得更好。我作为常务副主任,对国情相对熟悉,负责具体筹备事务。

记者:科大最近十年有限资源的充分利用在理科,较好地巩固理科优势。虽然地理位置对工科限制更大,但科大工科拥有丰厚的校友资源。请问今后科大有没有在工科突破的雄心壮志?如果有,在几乎全部理科出身的学校领导层如何做到这点?

侯:学校对工科发展非常重视,工科服务国家比理科更直接。学校希望促进工科发展,服务国民经济建设,主管科技工作的王东进副校长就是工科教授。发展工科有无信心,关键在人才。学校希望强化工科人才引进,并且给予政策上的支持,但任何引进和培养的人才都需要置于竞争机制下才会有生命力,相关扶持政策也需要以强化竞争为前提。最近我们要和工科两个学院的教师座谈,充分听取他们关于工科人才培养和政策支持问题的意见与建议。郭书记也表示要再一次到信息学院和工程科学学院听取汇报,了解思路和想法,学校再给予支持。

"所系结合"重在双赢

记者:关于"全院办校,所系结合",所长兼任科大系主任、签定合作协议并非最终目标,"所系结合"方针发端于北京,今天时空环境已不同,科大遇到了哪些困难,如何解决?据说科大并不给兼职系主任发工资,没有报酬,就没有责、权、利。听说有位研究所所长刚兼任科大某个系主任,不到一个月又兼任上海某校学院院长。科大如何避免聘用兼职主任变成走穴?

侯: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确实因为时空变化,我们必须探讨一种"所系结合"的新模式,原则是双赢。必须让研究所的同志感受到:与科大联合办学,对研究所发展有利,可以从人才培养、研究生生源或科研中受益;同时,科大也应通过"所系结合"促进学科发展。如果缺乏有益的实质性内容,做到后来必然流于形式。去年我们和研究所签了协议,从研究所聘任了各学院院长和系主任。从目前来看,研究所有很高的积极性,认为跟科大合作对研究所有促进。科大也需要根据各学院和研究所的不同情况,寻找行之有效的实施途径。最重要的是一切从实际出发、开展实质性合作。

校友的担心,正是我们需要避免的:不要让"所系结合"流于形式主义,而要真正落实。"所系结合"是非常大的课题,要在实践中不断总结经验。我们需要把火烧起来,激发学院和研究所的热情,找到双方获益的最佳结合点。高校间人才争夺战很激烈,很多高校希望与研究所著名科学家开展合作,礼聘他们出任各种职务,这在市场化条件、开放的环境下不可避免。但科大和中科院研究所的结合毕竟有特殊优势,我们同属于中科院,拥有相似的内部资源、共同的政策,容易达成一致,有希望做得更好。

记者:不少资深校友主张恢复中科院院长兼任科大校长的传统,学校怎么看待这种呼声?

侯:作为学校教授,任何有利于科大发展的事我们都支持。只要科大发展得到更多支持、更多资源,获得中科院更多的关心,无论形式如何,学校老师都支持。

校友工作机制重要

记者:科大对于校友工作给予了高度重视和积极支持,前些年成立了校友总会,日常办事机构有了单独的人员编制。校友总会做了大量工作,凝聚校友,但宣传不多,借此机会请您对校友总会的工作做一些介绍。

侯:我从2001年9月开始接手做校友总会工作。校友总会过去没有专职人员,2002年才有了日常办事机构。我们正在做一些基础工作,例如按照年级、区域和行业分类,建立完备的校友名录数据库,毕竟校友数以万计,校友数据库应该建好。同时,我们重点选择了一些校友分会作为主要联系对象。

校友总会开展了一些工作,但目前的工作力度、宣传效果都还达不到预期目标。这项工作需要继续改进,也有一些具体困难待解决。首先是人手不足,校友总会办公室只有三位工作人员,承担了所有校友分会的联络;另外的困难是机制问题。学校资源相对有限,已经在工作人员、校友接待、宣传经费等方面给予了很大支持。从长远来说,校友工作应和国际接轨,按照独立的基金会模式运作,鼓励社会知名人士、校友捐赠。目前,我们正在考虑将已经注册的科大教育基金会和校友工作做一些有机的结合。

记者:谢谢您介绍校友总会开展工作的打算,您曾在非正式场合提到在2008年科大50周年校庆时,希望有一次隆重的校友聚会,是否能够透露一些这方面的考虑?

侯:2008年校庆非常特殊,校友都会关注。学校50周年庆典是一个重大事件,是学校展示成就、凝聚校友、提升社会形象的重要机遇。虽然时间还早,尚未有正式讨论,而且2008年适逢奥运盛会,应该怎样去体现科大精神,凝聚人气?我们期待广大海内外校友集思广益、出谋划策。

记者:校友是引进人才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有些例子让校友感到迷惑:有几位在MIT、康奈尔和哈佛大学获得博士、在美国或香港名校任教的校友希望和科大开展合作研究、出任专职或兼职教授,但他们在与母校有关部门联系时发现无人重视、信件无人回复,有人抱怨这种冷落在校友中并不少见。不止一位校友提到,回科大兼职或合作不要待遇,不计报酬。请问科大准备如何更好地回应校友呼声?如何更好地利用校友资源。对于中层领导的冷漠和疏失,学校是否存在有力的约束机制?希望这个问题不至于冒昧。

侯:没关系,我们和校友没有禁忌话题。首先我想对以上提到的校友不愉快的经历表示歉意。过去几年,我们引进人才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但不排除存在工作不到位的情况。2004年我们从海内外引进了50位副教授(含)以上的人才,校友占多数。分析这50位正副教授情况,发现他们的学科分布不均匀:有的学科人数多,有的学科人数少,有的学科没有引进人才。这给我们的启发是:引进人才关键在学院和学科负责人的重视程度。为什么有的学科做得很好?引进人才、合作研究,跟每一个校友建立很好的联系和合作关系,这些都需要做很多细致的工作。每引进一位人才,他们的子女和夫人的生活都需要安排好。有些学院做得好,因为领导和教授很重视。学校希望学院领导、学科负责人把人才培养和引进以及校友资源利用作为头等大事来做,也讨论过相关的激励机制,比如希望在考核学院领导班子业绩时,把人才培养和引进作为考核指标。人才标准不应自我定义,而应该是公认人才,由学术界同行评议。

记者:海外校友基金会即将迎来十岁生日,您如何评价校友基金会这些年的工作?有什么期望,希望校友基金会为学校做什么?您本人就是校友,我们最期待听到真正的批评而非客气话。您对校友基金会十周年庆典有何建议?如果校友在美国佛罗里达棕榈滩聚会庆祝,您和科大其他领导能否出席?

侯:首先不论作为校友总会会长、学校副校长还是校友,我非常感谢校友基金会近十年来的工作以及对母校和校友的贡献,这是一种纯粹的贡献,这不是客气话,而且我内心一直为之感动,尤其是对以张上游教授、刘冬子博士为代表的一代又一代的众多校友基金会成员所作的大量工作和贡献很感动。校友出于对母校的热爱,完全是自发的和义务的,这非常不容易,寄托了他们深厚的感情。很高兴2004年是海外校友基金会十周年生日,并且要开展一些庆祝活动。具体的时间和方案定下来之后,校友总会将积极配合开展这些活动,一方面在美国要庆祝,在学校也可以开展一些庆祝活动,这样对学弟学妹们也是很好的鼓励和教育。

海外校友基金会的工作做到目前这样已经非常好了,我不需要提什么批评意见,这个也不是客气话。校友总会希望做的很多事情,你们都帮着做了,我们非常感激,希望校友基金会越做越大,越做越强。如果需要支持,我们非常愿意通过校友总会提供帮助。

兴趣、直觉与合作

记者:作为科大77级之后最早评为院士的校友之一,您如何获得科研上的成功?你说过做科研就是拼身体,学生们都很敬佩您的勤奋和敏锐的学术直觉,据说您的预言往往正确,那么直觉从何而来、如何养成?

侯:回国这几年,我所在的研究小组做了一些工作,说点个人体会吧。首先,要坚持对科学研究的兴趣和激情。如果有兴趣、激情,你就会去琢磨事情,想办法解决问题。其次,要有基础知识,培养直觉。科学直觉和敏锐的观察,可能跟我做过钳工间接有关。钳工修理机器时判断事故,常常需要直觉和经验。比如一部机器出故障,是轴承还是齿轮坏了?判断不对,不但工作白做了,还可能会将好的器件弄坏。我当时只是学徒工,却有几个好师傅。他们文化程度不高,但很聪明,手艺非常好。他们看不懂机械制图,却有非常敏锐的直觉,对机器有种灵感,能判断机器坏在何处。这些可能对我在自己工作中的判断和观察活动有所帮助。此外,我觉得科研要取得成功,一定要善于与人合作。我很幸运有很好的合作者,得以取长补短,更好地发挥自己的潜能。

记者:您从最早的薄膜、材料物理转入现在的单分子领域,融入新领域,可以分到基金却不引起同行嫉妒,这并不容易。有人介入新领域或者拿不到资金,或者分到一杯羹却和大家闹翻脸。您如何在新领域立足,怎么处理国内学术界相对复杂的人际关系?

侯:转入现在的领域,对我来说确实是一个很大的角色转换。虽然不敢说在新领域立足,但是我和同行的关系很融洽。我的体会主要是:首先,自己的工作要做好,同时要对前人、对领域内的专家给予充分的尊重,对于不懂的不要多加评论。其次,要发挥自己的长处,开辟新领域,并且要和原有领域专家合作而不是竞争。这样大家的合作空间、课题能力都得到提高,创造双赢局面。正如我刚才谈到"所系结合"问题时提到的,事事都要考虑双赢,这是原则。

记者:前面说到了您的研究生对您的尊敬,例如对您的学术直觉。他们也认为您很亲切,比如有时候跟学生一起到东苑餐厅吃饭。请问,您带研究生遵循哪些原则?

侯:到目前为止,我带毕业的研究生还不是很多,谈不上系统性的想法和原则,总的来说,希望研究生出去后有从事一流研究的能力。比如,通过讨论和创造,激发乐趣,形成认真踏实的工作态度;培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和表达能力,使他们具备在科大之外、中国之外竞争的能力。此外,还要培养他们处理同事关系、上下级关系的能力。不要只是做了篇论文,拿个博士学位就完事。我认为,上述这些综合素质的培养和形成,可以使他们将来能够更加自如的应付复杂的局面。我希望他们比我做得更好。

记者:您最近倡议国内高水平专家给学生上课,但您强调的是科学家的社会责任,以及对学生的潜在影响。请问您给学生讲课感受如何?是否占用了您宝贵的科研时间?

侯:为学生介绍科学前沿,讲授和传播知识,肯定要占用一些时间,但是我认为这种讲课更多的是科学家的责任。有些事情不能因为要占用时间就不去做,有时候这些事情可能比科研更加重要,这是我自己的看法。

记者:关于单分子研究的威力,朱校长曾经有一个神奇的比喻:"利用粉尘、水和空气制造出土豆来",我们这里的土豆比大米还便宜,用水和空气制造土豆仅限于理论上的兴趣还是别的考虑?

侯:原子通过化学键形成分子,化学家一直梦想可以对化学键进行操作,像外科手术那样对化学键进行切割组装,创造出全新的分子。如果技术上可以操作,就可以从水和空气中长出土豆来,因为在原理上他们都是碳氢化合物,只是键排列方式不一样。单分子选键化学,可以利用激光、扫描隧道显微镜等技术对化学键进行选择性的剪切和反应控制。当然用水和空气制造土豆仅是一种通俗的说明,选键化学的真正目的是希望通过人工的方式,创造出具有全新性质的分子与物质。

记者:您和朱校长的经历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朱校长当过机床铸造厂工人,您也当过钳工,评上院士时年龄也几乎一样。此外,朱校长还是您的科研合作者。请问,朱校长给了您什么影响?如果您和他有分歧如何处理?

侯:朱校长在科学研究方面站得很高,给予我很多指导和帮助。我原来是在材料领域工作,回国之后朱校长指出单分子科学领域的发展前景,1996年我从材料领域转到单分子科学领域。现在看来,这个领域确实有很强生命力,我也非常感兴趣。科学研究方面无所谓谁服从谁的问题,学术合作是很融洽的,大家正常讨论。朱校长对学术的敏锐洞察、对大方向的把握,是非常令人敬佩的。在管理工作方面,他由于负责全面工作,往往要站在全局角度考虑问题,朱校长也很民主,有什么想法和意见,都可以跟他讨论。

招生和宣传面临的是挑战也是机遇

记者:有人很喜欢您在40周年校庆时一次讲话中引用鲁迅名言对科大精神的归纳:青年"所多的是生力,遇见深林,可以辟成平地;遇见旷野,可以栽种树木;遇见沙漠,可以开掘井泉。" 您高考语文分数很高,语文水平对于理工科学生有什么用处?此外,您第一年高考不理想,为什么不选择文科院校就读?

侯:我学物理非常偶然。77、78年只要给我上大学的机会就可以了,不在乎去哪个学校。由于文革的影响,数、理、化都没有得到正规的训练,英语和生物则没有学,唯有语文和政治让你的能力有所体现,因为需要写大量的批判文章。现在素质不错的中学生,总能找到表现自己潜力的领域。在那个特定的年代,只有写批判文章,才可以表示你比别人强。这种情况下,我的语文稍微不错些。那个时候高考,我还考虑过哲学系,因为对数理化没有理解。但是我父母认为考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考文科。所以我那时没有报考科大,也没有报物理专业,所填的三个志愿都和机械有关,因为我当时是工人。后来成绩考得很好,物理也考得不错,被分配到物理系。(记者:您填了哪三个志愿?)我填了交通大学船舶制造系,合肥工业大学机械系,福建农学院农业机械系。

记者:您这一届开创科大在福建招生最辉煌的记录,福建省前80名的学生几乎都被科大录取,因为有科大教授的亲戚在福建省委。您数次到福建招生,现在您是否感到招生面临比过去大得多的困难?

侯:当时招生是计划经济下的特殊做法:科大是零批次,随便挑学生;实际录取中,也没有征求我的意见,就是打个电话告知我被录取到科大去了。我也很高兴,因为能上大学就不错了。

对招生工作现在面临的一些困难,我认为不需要太在意。学校重视宣传,学生自主选择,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不过遇到困难要积极应对,因为这对我们的招生和宣传既是挑战,也是机遇,把宣传做好可以让社会和学生更好地了解科大。目前形势下,还没有哪所大学像当时的科大,在社会上有那么高的认可度。另外,我们也不必过多的关注考分,现在录取的学生考分虽然稍微低一些,但这不一定意味着我们无法培养出一流的学生!我个人认为,处于高考前10%的学生在资质上没有太大区别。我们现在要加强宣传工作,不光是为了招生,也是为了更好的向社会介绍自己,我们不仅要招收考分较高的学生,而且要充分发挥我们人才培养的特色和优势,使更多的学生成才。

记者:宣传对大学非常重要。从经费投入上说科大远不如其他大学,据说每年只有一二十万经费投入到宣传工作,而有些院系办几期杂志的花费都比科大新闻中心经费多。另外,科大经常被负面新闻困扰,例如去年的湖北省文科状元落榜事件,科大创新高管事件,湖南衡阳转氨酶事件。请问学校是否认为对待负面新闻的最好方式是不予回应,认为清者自清?学校是否有建立快速反应、危机处理机制的想法?

侯:我来回答这个问题可能不是特别好,主管宣传工作的鹿明书记知道得多些,具体做法我可能无法说明。总体上讲,我觉得学校领导层很重视宣传工作,希望加强宣传工作。

记者:据说有领导认为,凡是不花钱的就去做,花钱的就不做。有校友说,即使做广告也可以做得很有品味,如果我们在特定季节,在央视推出校友形象广告,效果将会很好。您个人认为这个是否有必要?有领导认为酒香不怕巷子深,茅台酒是不做广告的。不过据我所知,茅台的某些品牌,比如茅台王子酒广告做得并不少。

侯:我们面对的不是做还是不做宣传的选择,也不是花钱或者不花钱的选择。我们需要宣传,宣传也需要花钱,这不需要讨论。下面的是技术层面问题,也就是怎么把宣传工作做得更好,更加有效?你提到的这些都是非常好的想法。任何方案只要对宣传科大有利,我们都应该尝试去做,当然要在能力范围之内。

民主拒绝偷懒,管理在于沟通

记者:您如何协调繁忙的行政管理和科研工作?所谓"治大国如烹小鲜",您操纵单分子的技巧给了您的行政管理工作什么启发?

侯:科研和管理都是做实事,要认真,要合作和沟通,尤其是在管理工作要求越来越法制化、民主化的形势下。沈君山先生有篇关于大学管理的文章,有句话对我很有触动:民主是不能偷懒的。大学领导需要有想法和理念,还需要足够的耐心、足够的时间和学校教职员工进行沟通。我现在分管人事,感到任何一个政策都很难让所有人都满意,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做更多的沟通工作,让教职员工理解。

记者:关于薪酬制度改革,有部分教师担心改革后管理人员工资上涨,管理岗位侧重资历,而教学科研岗位绩效过于严苛。青年讲师难以找到80个学时的课程完成绩效,因为他们无法担任研究生教学。请问学校如何防止挫伤青年教师以及教学科研骨干的积极性?

侯:学校现在的薪酬制度改革试行方案受益群体之一是副教授及以下的青年教师。副教授在完成基本工作量后,实际津贴收入有较大的提高。高水平的管理队伍是非常重要的,过去有人说科大管理是三流的。希望管理人员提供一流服务,又希望他们收入不要过高,这不现实,因此不同岗位的人员一定要相互理解。改革的关键是要设计合理制度,把门打开,让大家自由选择,行政管理岗位在全校开放,鼓励教师竞聘。教师如果认为管理岗位好,可以选择管理岗位。实际上,科大教学科研岗位人员的平均工资收入高于行政管理人员。全校在职人员薪酬总额里,学校行政管理人员占不到10%,90%投入在教学科研一线。

记者:请问行政管理人员和教学科研人员数量比例是大于还是小于1:9?有位教授给予薪酬制度评价,说过去的三六九等制度最后变成了某种程度的大锅饭,目前的薪酬制度改革做出了有益尝试,但他担心各学院执行时由于有其自主性,若干年之后是否会再次变成大锅饭?

侯:我没有一个精确比例,但可以肯定学校行政人员比例大于10%,薪酬制度改革要成功必须体现绩效,鼓励竞争。惟其如此,学校才能在日益激烈的高校竞争中获得优势。薪酬制度体系复杂,中青年教师是学校的未来需要关注,老教师过去为科大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也应该予以肯定;教学科研是主体,管理是关键,技术支撑是基础,哪一方面都很重要,其利益都要受到尊重。大家会从自己利益的角度考虑,同时也需要站在不同的角度考虑。关键的问题是要通过发展,把薪酬总量的蛋糕做大,逐步解决各方面的矛盾和问题。

记者:科大在合肥,没有天时地利,只有依仗人和。最近学校有些矛盾较为敏感,例如化学学院领导层出现矛盾,科技考古系教授之间包括与学校领导的矛盾等等,很引人注目。我们没有看到学校的看法,请问学校如何看待这些问题,做到人和,缓解矛盾,降低冲击?

侯:作为一名科大教师,我认为人和非常重要,天时地利没有,人和也没有的话,就要一无所有。人和是文化氛围,需要所有人珍惜,所有人都有责任来共同缔造人和环境,珍视科大声望,不做有损科大利益的事情。任何单位内部没有矛盾是不可能的,随着社会进步、价值多元化,矛盾也会更多。民主需要学习,要学会容忍差异的存在。学校领导和职工也要互相学习,对新文化要有宽容和理解。对同志、领导有意见,可以通过正常途径提出。现在的校领导非常乐意听取职工对学校工作的意见和建议,采用好的建议;对暂时做不到的也会给出解释和说明。大家都不妨换位思考,如果要批评别人,不妨先站在别人的位置上换位思考一下再做决定。

记者:有人说你每天在办公室呆到十一二点,不可能有业余爱好。我在很多采访中也没有见到对您家庭和业余生活的介绍,能否请您介绍您的家庭和业余爱好?

侯:我有一个三口之家,非常简单,很平淡,也很幸福。

记者:侯校长,再次感谢您牺牲周日休息时间来接受我们的采访,我这里今天还是圣诞节,过几天就是2005年元旦。祝您工作顺利,万事如意,也祝愿母校事业蒸蒸日上!

侯:谢谢。对于校友基金会我一直抱有敬意,今天很多话不是以校友总会会长、副校长的身份来说的,是校友之间的亲切交谈。借此机会,我向校友基金会所有成员表示衷心的感谢,也祝愿所有校友圣诞、新年快乐! (中国科大海外校友基金会、中国科大新闻中心 刘志峰)

鸣谢:

感谢为采访提供协助与建议的海内外校友、科大师生。


中国科大(海外)校友基金会、中国科大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 2004


Brief introduction to USTC   |   Make a donation   |   Quintessential Alumni   |   Contact information

Awards:   Outstanding/Excellent New Students   |   Goodwill Scholarship   |   Young Faculty
AF:   95 , 96 , 97 , 98 , 99 , 00 , 01 , 02 , 03 , 04 , 05 , 06 , 07 , 08 , 09 , 10 ,
Directory   |   USTCAA   |   USTC   |   USTCAF   |   USTCnews
Copyright 1995-2010, USTC Alumni Fou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