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501(c)3 non-profit organization incorporated in USA)
This is an old web site. The new site is here.
Home Introduction Awards Sub-funds Donations 2010 Contact Make a donation
2006 interviews 李巨 2005 interviews 侯建国 黄吉虎 肖臣国 陈路 杜俊军
2004 interviews 王志珍 张俊妮 王明旭 吴奇 姚新 孙立广、谢周清
2003 interviews 高登义 杨元庆 李佩 程继新 蒋华 杨秀敏 郭传杰 饶子和 胡红卫 唐明 赵忠贤 姜岩 陈雪生 叶流传 张树新
2002 interviews: 吴雪筠 张亚勤 胡伟武 陈以龙 2001 : Peidong Yang Qiang Zhou Kunxin Luo
2000 interviews: 陈晓薇 X Jin/Z Guo Jing Liu Z Wang 李亚 T Chen 陶荣甲 H Liu Z Yin H Wei 朱清时
1999 interviews: 詹红兵 Guohua Deng Bin Li 舒其望 王维嘉 杨超平 文小刚
肖臣国教授简介

肖臣国教授,福建福州人,1958考入中国科大原子核物理与工程系,毕业后留校。期间曾于1971年-1973年借调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工作两年,从事核电站预研工作。1980年在上海外语学院补习外语。1982年作为访问学者赴德国汉堡加速器(DESY)从事粒子物理研究。1984年4月回国任科大原子核物理教研室主任、教务处副处长。

1985年底,肖臣国调任少年班管理委员会副主任;1986年升任少年班系主任,直至1996年底。肖臣国主政少年班期间,放弃了他绝大部分的研究,全力以赴投入少年班管理、教学工作。他团结少年班教师队伍,延续了少年班的卓越声望,使少年班一定程度上成为科大品牌代名词。

肖臣国在少年班坚持强化数理等教育理念,秉公办事,善待同事争论,凝聚了一支热爱少年班的教师队伍。肖臣国在少年班亲授《物理学导论》《PASCAL》等课程,并担任89级以及93级班主任。直到年近60,凡学生周末上机,肖臣国必早起,亲自打开机房,指导计算机实验。肖臣国一直被少年班师生称为"肖老板",他有老板之权威,无老板之傲慢,虽常批评同事与学生,却因严于律己,胸怀坦荡深受尊敬。他不仅是少年班在任最长的系主任,更因对学生的点滴关怀,成为最受学生怀念的系主任。

1996年起,肖臣国退休后,任深圳华为公司人力资源部高校联络办公室主任,负责合肥、南京地区应届毕业生的招聘、博士后工作站管理事务。2003年9月离开华为,并回到东区校园,与他为之服务近四十年的母校为伴。

 

专访声明

肖臣国教授在北京时间2005年5月8日和14日在家中接受中国科大校友基金会《校友风采》记者电话采访。《肖臣国教授简介》与文中标题、子标题均为记者所加。

《校友风采》宗旨为:中国科大校友基金会推出《校友风采》访谈,旨在推动科大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思想交流,分享杰出校友的创业经验,促进科大人的事业成功。《校友风采》所有内容并不代表中国科大校友基金会观点。我们了解专访中少年班话题敏感性,推出专访的缘由在于我们坚信,关于少年班办学的反思和探讨,有益于"科大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思想交流"。

专访内容,并不代表中国科大校友基金会及2005年理事会观点。肖臣国教授在采访中已声明,他所陈述观点,并非完全正确,并请校友有所取舍。专访记者亦曾就读于少年班,观点无法保证客观公正,其个人观点,中国科大校友基金会概不负责。

中国科大校友基金会《校友风采》栏目

2005年6月

肖臣国近照:2004年春于合肥植物园 在夏威夷火山公园 与留美少年班校友在一起(左四为夫人叶云秀教授)

与微软少年班校友在一起 在MIT学生活动中心与少年班学生联欢(右二为叶云秀教授)

       少年班,红旗不能倒下

     ——--肖臣国教授专访

津津有味话少年

记者:肖老师,感谢您接受校友基金会《校友风采》采访。有人形容少年班是走钢丝。您担任少年班系主任超过十年,有没有如临深渊的感觉?

肖:当时与现在,很多人都认为少年班是在走钢丝。但少年班作为中国高等教育试点是值得的。因为国内聪明早慧的杰出少年并不罕见,提前两年接受高等教育,是完全可行的,并不影响全面发展。实践证明,我们教育的几百名少年班学生,即使入学时还不太懂事,经过帮助和培养,也能完成大学教育;在实际工作当中,也证明了他们的能力。他们不少人已经年过三十,目前为止,也没有证据表明因为提前上大学,造成谁在生活上遇到了很大困难,没有这么一回事。

因此,我在少年班11年,没有走钢丝的体会,相反,我们三人(注:其他两人指叶国华、朱源)是把少年班当成事业,津津有味的做。

记者:您在德国工作两年的经历对您冲击很大?西方教育理念,是否对后来您在少年班办学有所启发?

肖:这很难说。前半年,我在学德语,后两年我在做物理实验、数据分析,对于教育接触不多。只有两点接触到教育。一,我去听过汉堡大学在DESY开设的粒子物理课程。二,德国南方一位大学生暑假到DESY做科研活动,对办少年班没有受太多影响。

少年班办学,主要基于我对于科技大学教育传统和条件的了解。我比较重视学生动手能力培养,因为我学的是实验原子核物理。我在解放前,当过学徒;我的亲身经历造成了这种倾向,感到培养年轻人的实践能力,比光学理论更重要。我主张除了加强基础课程教育,还要加强动手能力培养。因此,叶国华等人在少年班建立了技能训练实验室,之后又建立计算机房。例如李逊(注:8500校友,曾任WebEx公司技术副总裁)等人,二年级他就利用周末到少年班实验室鼓捣无线电。少年班开设物理学导论时,也在李志超教授帮助下,开了一些相关实验,让学生亲身观察和探索出一些规律。中学动手机会很少,大学有这样的机会,学生非常感兴趣。三年级开始我通过各系熟悉的教授,介绍学有余力的学生去实验室做科研实践。

记者:辛厚文副校长点名让您去少年班时,您还约法三章,向校长开价?

肖:是的。第一,我要求舆论宣传可以宣传少年班集体成绩,但不能点学员姓名。他们年龄尚小,并不懂事,曝光后必然承受过多精神压力,你把他捧得上天,他就飘飘然,这是不行的。我始终认为政治家因素要排除在外,这也是爱护孩子的考虑。家长100%信任我们,才把孩子送到这里。办不好少年班,对于我们仅是试点失败;对于个人和家长,却是100%的损失!我们必须向社会负责。

第二,在校内可以点将,即要求学校配备最好的教授给少年班上基础课。手上没有权力,也不可能办好少年班、试点班,我如何负责?给孩子们创造好条件,这是我的任务。办学大计,当然学校做主。例如学制五年、本科教育,这都是定好的,我只能在这些框架里依靠全校老师做些事情。

听说最近全校都执行导师制。少年班当时就提出来过,培养学生应"因材施教"。要搞导师制,少年班却没有自己的老师,如何施教?没有这么大公无私的系主任、没有干部不为本单位着想。少年班只能求各个系教授,他们为什么要到少年班任教?有什么好处?各个系只有研究生才能留校,而现在更是只能留博士生。而少年班班主任是什么水平?当时得到校领导及人事处认可,少年班先后从校内外选到胡薇薇等三位硕士生来任教,并兼任少年班班主任。

教育观点应科学

记者:为什么要反对政治家办教育?没有邓小平、万里和方毅等人的大力支持,教育部早已了断少年班,您不认为政治家支持,是少年班在较不宽松的教育环境下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吗?

肖:中国教育,不光是少年班教育,都和国家领导人有关。国家教育,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从这个层面,讨论政治家作用,我赞同。少年班办与不办,邓小平说话起了很大作用,但任何领导人不可能创造历史。当时为什么要创办少年班? 我的理解是,国家领导人希望借此反对四人帮"读书无用论",通过创办少年班,鼓励青少年热爱学习、热爱科学,这是政治家的作用。希望培养什么人才,国家说了算,这是中国传统,与西方社会不一样。例如国家希望搞原子弹,因此创建了中国科大近代物理系。国家希望发展导弹,因此创建了中国科大近代力学系。如何培养这样的人才,这不是政治家而是科学家、教育家的任务。如何办好少年班,也是如此。

不能用政治家观点和做法来培养青少年,原因在于此,实际情况也印证了这点:N的情况,固然与本人有关,但更重要的是因为政治需要,宣传得太厉害了。造成了他自己心理压力太大。例如媒体报道方毅副总理与N下棋,这是政治!

教育家做事,对不起,政治家不要管。国有企业的问题在哪儿?就是政府管企业得太多,工厂如何经营好,应由厂长说了算。学校也如此,教育部什么都管,要校长干什么?我的想法就是如此:政治家需要办少年班,OK,怎么办,请问教育家。文革之后,学习风气确实迅速形成,很快扭转了读书无用论的思潮。之后因为看到科大少年班办得不错,邓小平提出其他大学也要办少年班。邓小平一句话下来,13个大学一轰而上办少年班,结果呢?这些大学(少年班)迅速都下去了,科大少年班为什么可以办下去?最关键是科大老师愿意为此辛勤探索,如果不是这些老师,政治家是无法维持的。

素质教育太空洞

记者:您还反对素质教育,例如少年班举办活动,你会建议大家回去学好数学分析、线性代数。素质教育果真有那么空洞么?您工作的华为一个现象就是,少年班乃至科大学生业务很出色,但华中理工、东南大学学生却比科大更受欢迎。

肖:我不认为我是错的。华为领导层很多是华中理工大学校友,这是历史造成的。但业务包括管理,不见得是科大学生差。第一,在华为的华中理工校友数量比我们多得多;第二,他们的学生都是比较优秀的才到那里去;我们的学生则不见得。科大较多学生出国,少数去了华为。即使这少数人不见得业务、管理比他们差。华为也有副总裁是科大毕业生,市场部也有科大学生。华为津津乐道的人才,不见得没有少年班学生。不然华为老板为什么主动跑到少年班,说我愿意支持少年班,前前后后华为对少年班投入很多,不下几百万。华为作为民营企业,为什么看重少年班,因为看到了少年班学生高素质。判断少年班是否成功,不能看当官的人数多不多。

人的素质包涵什么?我认为应该包含责任感,对国家的责任感,对工作的责任感。这些光讲就行了么?需要代代相传,不是光看学校素质教育。曾有少年班一个学生问我借房子,我说干什么?他说想开一间咖啡厅,我说算了吧!你们的任务是学习。

我比较赞成多开选修课,只要主干课程定好了,其他课程让学生自己去选。少年班教育最大的特点是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这是很好的事情。

人才各有特点,有人适合做市场,有人适合做工程师,有人适合做记者,有人适合做管理工作。我们要允许他寻找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少年班班主任,很重要的是鼓励学生自立,建立正确信念,学会做人,其他少管。他们可能会摔跤,自己会爬起来。88级少年班有个学生,在华为干了两年,要跳槽自己当老板。我说,你这样干法有什么好处?他回答,失败有什么关系呢?失败了我总结再做就是了。他现在活得也不赖。

当然我离开教育界近十年,从外面来看,中学编了一堆素质教材,没有什么新东西,中学生负担比我们那时还重。现在所谓全面发展,从儿童阶段就让孩子去学这,学那。有必要这么搞吗?我看首先培养好身体,有些家长问我小孩怎么培养?我说最关键是锻炼好身体,学会做些家务事。不要安排乱七八糟一大堆课程,孩子要是没有兴趣,会烦死他们的!

记者:如果满分10分,您给自己在少年班的表现打几分?如果可以重来,您还会去少年班任职而牺牲研究吗?

肖:我不便给自己打分。这只能让科大老师、已毕业的少年班、00班学生评价。1989年,国家教委授予少年班超常教育"国家普通高等学校优秀教学成果奖"一等奖,专家评价很高,从这点来看,科大少年班还是可以的。少年班年年招生,当时家长都对科大少年班印象较好,我感到欣慰。我98年到美国跑了一趟,见到100多位少年班、00班学生,毕业生对我的态度,以及他们现在的状态,我也感到欣慰。尽管从1963年到1996年,我几乎一直在科大,但真正只做了少年班一件事,培养出这些学生,我感到在少年班10年没有虚度。

第二,问我如果可以重来还会不会去做少年班工作?我想我还是会去做的。我现在已经退休了,无权干预现任领导工作。因为科大少年班教育仍在试点,如果需要,我仍愿意为少年班教育继续做些有益的工作。

教育特区,无可非议

记者:少年班主张强化基础教育,这和贪大求全有什么区别?是不是填鸭教育?很多人抱怨计算机专业都要学习机械制图,毫无用处,您如何看待?

肖:这和我的思想有关。我一直坚持计算机专业要学机械制图,甚至还要选修美术等艺术课程。我专业是实验核物理,也学过材料力学和机械制图。我至今还保留机械制图书籍。

基础教育,例如数学,是训练思维能力之过程。与美国教育相比,是不是填鸭了一点,我很难评价。杨振宁先生说过,中国教育填鸭太多,这和传统有关。西方本科生与中国本科生相比,基础中国学生强很多。美国学生基础数学、物理训练不够,但他们有好条件。我在德国也曾到教授、工程师家中做客,他们家中都有木工机床。在柏林科技博物馆可以做普通物理实验,老师带着学生去玩。中国老百姓没有这个条件,国家和家庭都缺少动手条件。因此要发扬优势,弥补缺陷,不能照搬别人。

少年班教育,按照数学系的数学,物理系的物理强化训练。成败是非,我无法定论,留给学生判断。我在德国曾经遇到一位人民大学的讲师去汉堡大学经济管理系进修,感觉非常困难,因为西方经济学书籍有大量数理统计,而国内经济学很轻视数学。之后我们请一位上海计算所同事(一起在汉堡进修的)专门帮他补习数理统计。此事给我感触极深:培养科学家,必须打好坚实基础。科大学制改为四年,当然无法做到这点。关于强化教育,我举一例,90级00班学生张晓海,大学期间修了无线电技术、计算机软件和理论物理三个专业课程,论文也都做了,拿到了这三个学位,对于学有余力的学生,我们为什么不能创造条件满足他们学习的需求?

我在科大,数学是关肇直先生亲自讲授,获益非浅。少年班需要维持一定水准的基础教育才能保持优势,否则没有必要办少年班。如果与其他院系、大学一样,没有区别,没有特色,还需要办少年班吗?

记者:有人认为"一个人15岁上大学不可怕,但一群人15岁上大学,形成单独团体,这很可怕。特殊化不是好事。"你们如何避免少年班学生形成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肖:作为教育试点,本身应给予相对优惠条件。正如搞经济特区,不在深圳试点,全国全面铺开,可行吗? 实验先行,实践出真知。学制改变、教育改革,都需要经过试点。实验就必须有特殊实验条件,从教育角度无可非议。所谓少年班早期有单独的食堂,是错误说法。少年班学生只是可以在教师食堂进餐。因为当时学生食堂供应时间短而且挤,小孩子挤不到前面,买不到饭,学校才开了这个方便之门。

学校特殊做法,是否演变成学生的优越感,这是另外一个问题。教育学生,我始终如一。例如,我不赞成对少年班冠以"神童摇篮"之称呼。我经常向学生强调,"你们没有任何特殊之处,不过是早几年考上大学而已。15岁上大学,只是父母、教师培育的结果,是早慧,而非天才。真正的天才,例如爱因斯坦,全世界没有多少!早读几年书,不要自许为天才。好的生活和教育条件(例如实验室),这是老师应该创造的,善于利用,这是你们应该做到的。"

智力超常学生聚集、竞争激烈,利弊如何?我举一例说明,8900有一位学生周沛(注:周沛毕业于安徽省马鞍山一中,1989年在民主德国第21届国际化学奥林匹克竞赛获金牌。后获哈佛大学博士,现为杜克大学教授)。同级少年班学生王铮,哈佛大学计算数学博士毕业,他做数学题很快能完成。而这个00班学生据说三个小时完不成的题,王铮一个小时就能做完,感到压力很大。这种压力是好是坏,让学生去评价吧。我认为压力是必要的,对学生成长也有好处。学生不能一帆风顺,挫折将让学生受益。要轻轻松松的完成学业,这是不可能的!83级少年班有学生,把苏联的一套吉米诺维奇数学习题集全做完了,数学系学生都做不完,他做到了,这些人现在都在当教授。

维持会之忧

记者:少年班系主任很特殊,做系主任,一定要全职,一定要放弃科研吗?您的体会,少年班系主任需要具备那些素质、怎样的心态?如何搞好人际关系?

肖:少年班系主任,不一定要完全放弃业务,全职做行政管理。我自己也并非如此。我担任教务处副处长时,与尹鸿钧副校长、朱滨教务处长议论过此事。管理干部不能全职搞管理,不能脱离业务,处长、系主任都应该花时间搞教学和研究,具体比例可以安排。科大当初提出干部要双肩挑,我赞成双肩挑。少年班系主任不去搞业务,也做不好少年班管理。行政事务头绪很多,但是要妥善应用行政编制、统筹调度,人尽其责。系主任不需要在精力上全力以赴。

教育工作者也不能全力以赴搞行政,脱离业务,否则与师生缺少共同语言、出现管理者和被管理者的矛盾。

话说回来,要正确安排时间分配,不能只搞业务,行政工作我不管。既然当主任,就有责任,否则就是失职。所谓管好,文章很多。很关键的是要发挥其他人的作用,包括发挥副主任、党支部书记的作用。

我个人体会,作为少年班系主任,首先是思想问题,要有对少年班、00班学生高度责任感,没有就做不好。因为少年班学生有弱点,年龄较小,所谓少年,他不成熟,不成熟到成熟,老师要给予引导,比起其他系老师,责任更重。给班主任的要求,系主任应身先士卒。例如系主任要和学生谈心、聊天。学生重大问题,都要向系主任汇报。如果有困难,就要帮助班主任做好工作。教书育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并不容易。第二,要有工作积极性,思考改进工作,否则一切只能听领导的,那是维持会会长而已!

因此,挑选少年班系主任,首先不是"学",而在"德"。也即不在学术水平业务问题,而在品质。有没有对学生的责任感,把这个职位做为往上爬的阶梯,是根本不可能做好工作的!少年班系主任,只求付出不求所得。所谓蜡炬成灰,没有如此严重后果,但我们,特别是少年班系主任要有这样的精神!我当时在少年班教师会议上提出,首先,不管工作分工如何,即使是图书管理员,也要给少年班学生服务好。

以上第一条是干部责任问题,对学生有无责任感问题。其次,不能个人至上,应有团队精神,团结反对者。当时6系系主任、现在的副校长王东进教授,不同意学校从6系选拔00班学生的做法,直接顶在那里。我照样跟王东进老师打交道,你可以去问王老师对我印象怎么样(笑)。我个人尽管在工作上不同意他的看法,例如00班学生出来后就不能回6系,我还是非常尊重他,和他商量。之后张晓海(注:9000班校友)到微波实验室做他的学生,王老师不但接受了,对张晓海评价也很好。对于教授,即使工作有争论,都没有关系,出发点都是为了培养好学生,因此要团结不同意见的人,这对领导干部很重要。

因为陶懋颀主任(注:陶懋颀教授为少年班首任系主任)回京,学校调我到少年班。当时领导要将原少年班系副主任调走,我跟尹鸿钧教务长、辛厚文副校长等都讲,不要让他走。因为:第一,我初到少年班不了解情况;第二,根据我的理解,这位副主任还是一心一意想把少年班办好,有了这个基础,哪怕他有缺点,都无所谓。年轻人没有缺点怎么可能?我们三个人十年合作,具体问题有各种争论,但合作得很好。至今关系仍然很好。系主任没有团结之胸怀,也做不好。

技术问题,我也不是教育家,也不能包办,一靠领导,二靠多听教授与群众意见就是了。

少年班旗帜,扛起来,倒下去?

记者:正因为少年班系主任要有特殊的责任感,你们是第一代科大学生,是相信奉献的一代。在今天科研至上的环境下,科大还能找到可以牺牲研究来做系主任的人吗?

肖:我们三个人,都能把少年班当事业去做。混日子和做事业完全不同,我不相信没有献身精神的人,学校一定能挑出适当人选去做系主任。并非每人做科研都能做出顶级成果,中国也就那么多人成为院士;少年班系主任这个岗位,需要献身,但不是大献身,还没有送命危险嘛!您要是想搞业务,就不要来。校长和系主任,都拿岗位津贴,请问有没有尽到义务?少年班系主任不是做官,要管好自己的乌纱帽,这很容易。

少年班红旗,能否扛起来要看校长有无信心。能否办好少年班,关键看学校领导,如果不想办,OK,我们解散少年班。其他12个大学可以说不招就不招了,但我敢说,无论谁当科大校长,都不敢宣布取消少年班了!这些年,少年班也的确培养出了一些非常出类拔萃的优秀学生,也算给学校争了不少面子。因为多数老师不会同意取消少年班。80年代科技大学三大特色第一是少年班,第二是CUSPEA考试在全国独领风骚,第三是毕业生就业好。西安交通大学敢于在教育部同意下,从高一开始招,大学预科一年,大学四年,研究生教育两年,六年一贯制培养硕士生。科大少年班为什么不能争取?

少年班的问题,根不在少年班系主任。如果少年班出事,根不在少年班,而在上面校领导。因为少年班系主任并非大政方针决定者,只是执行者。谁来监督少年班领导?是不是官僚?我不能要求朱校长面面俱到,都管这些事,但主管副校长要管。如何管理(少年班)?科大基础教育要做好,少年班是很重要的任务。须知科大之声望,还是来源于一流的本科生教育!而非研究生。而学校重视够了吗?关键是当官不能为自己,领导不能自以为是,太把自己当校长了,现在还有谁愿意做后勤部长?全心全意为教学服务。还有多少精力研究本科生教育?

记者:少年班系领导早已不兼任班主任,系主任去当班主任,有必要吗?

肖:首先介绍少年班、00班混编的做法。85、86级少年班和00班最早分别编班,后来总结教训,认为混合编班,可以利用00班学生较为成熟的优点,带动少年班学生。之后这个传统一直延续,教学和住宿都混编。少年班、00班混编之后再分为两个小班,少年班、00班学生各占一半。我管一个小班,负责三四十个学生。

我曾经担任89、93级少年班班主任。第一,少年班系主任,尽管任务繁重,班主任工作是非常好的了解学生的途径。第二,有利于了解全面情况,我们三位主要领导当时都负责一个年级,一碰头三个年级情况都清楚,这对于系主任有好处。我不能要求现在领导这么做。听说现在一个年级150多人,一个班主任老师都管,负担当然很重。

记者:有人担心少年班难以保持有较高的文化层次、较强的管理能力的班主任队伍,您当时如何凝聚一支这样的队伍?

肖:我听说现在少年班有的班主任本科都没有毕业,这种水平,如何跟学生交流?

我们当时三个主要领导都担任班主任,就快一半了,还差一半。从91年开始,学校给少年班配给六位专职老师编制。因此我们动员硕士生留校,也对外招聘,编制我们没有招满。先后招聘的老师有:12系硕士毕业生王跃,4系理论物理硕士毕业生匡纪云,还有外单位分配来的硕士毕业生胡薇薇。招聘条件首先是愿意到少年班工作。少年班没有业务条件,因此要求到系里去兼做业务。例如胡薇薇老师同时在科大电子工程系攻读博士,在少年班任教一段时间才前往日本从事博士后研究,现在北京大学任教。王跃在少年班工作后赴新加坡国立大学留学,2004年获博士学位。匡纪云现在美国。还有一位是周耀明,他后来到俄罗斯莫斯科大学攻读博士,之后到南京大学做博士后,据说现在联通公司工作。

学习紧张,并非摧残

记者:我接触的加拿大人中,并不关心少年班做出了什么成绩,却关心这是否摧残人性,违反人权,他们认为翩翩少年应该享受青春,少年班却让他们去学高强度的课程和研究。

肖:难道少年的人权仅是玩乐权?我不认为15岁的孩子只能玩,才是尊重人权。我拒绝人权这顶帽子,孩子要玩,我们也给了启发他们科学思维的课程,给了他们动手能力锻炼的机会,这有什么坏处呢?学习都不可能轻松,充分尊重学习愿望,也是人权。

记者:也有老师承认少年班选拔体制不可避免的受到应试教育影响。考入少年班学生其实有真超常、假超常(智力提前发掘,没有潜力)和死读书不超常的学生。而少年班教育只适合第一种人,后两者往往学得非常辛苦,当时你们是否采取什么措施,保证后两种学生的权益?而非让他们陪绑?

肖:少年班确实学习较重,也出现过少数同学跟不上,我们有两个对策:一是安排到科大对应院系学习。二是单独安排学习计划,减免、推迟部分课程。92级有一位少年班学生,他伯父是清华大学校友,终身未娶,对侄子视若己出,专门培养他,期望值特别大。这孩子未受过正规高中教育,一下上这么多课程适应不了,我们给他制定了专门的学习计划,缓休部分课程,减免部分与他专业关系不大的课程,他最后学得很好,以后到美国攻读统计学博士学位。我们采取两个办法减轻负担,效果很好,并不证明他们接受不了少年班教育。

心理障碍,无关培养模式

记者:少年班学生心理问题备受关注,有人说过,要是少年班有人自杀,科大将要遭受重创。请问您在少年班期间是否出现了自杀等极端心理现象?你们如何面对少年班学生心理问题?他们心理素质和道德素质是不是比普通大学生差?

肖:我感到少年班学生对老师的感情,会超出一般大学生,因为我们给的关心很多,这是大人怎么带的问题。比如,85级少年班有个学生自理能力差,这是大人包办的结果,与能力差没有关系。

我不认为少年班学生心理、道德跟普通大学生有明显差异。蔡天武,进校15岁,是少年班学生;91级蔡天西(注:1999年获哈佛大学生物统计博士学位,曾在华盛顿大学做博士后,现为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助理教授),进校13岁。他们一家出了三个博士,都学得很好,其中两个是少年班学生,据说美国有报纸刊登他们家的事情。

少年班学生也有些人有心理障碍问题,但不是少年班教育的结果。85级一位学生,不到14岁入学,中间出了一些问题,是因为失恋了身体不好,休学了一年。是恋爱问题没有正确的处理好,请问正常大学生个个都处理好了么?这些情况都有嘛!在美国还有北大学生把科大学生杀了的事,我们也不能归结为北大的问题,而否定北大。我们科技大学也有人跳楼自杀的,但不是少年班的学生。

记者:早期几位少年班学生G,N和X的例子,经常被作为质疑少年班的证据,您如何看待?

肖:少年班学生当老板的、当科学家和教授的都有嘛。当然我要留有余地,少年班现在还是一个教育试点。中国这么大,人才这么多,允许一些人特殊培养,跳级为什么不可以?美国、加拿大难道没有这些情况吗?少年班学生心理障碍问题,这和社会环境有很大关系。比如G同学,他从科技大学少年班入学,在CUSPEA考试名列前茅,在普林斯顿大学做物理博士生,并非学业没有做好。李政道教授后来将他转到哥伦比亚大学,回国休息期间他和北京大学一个女孩子谈恋爱。李教授希望他休息一年之后再出去,但是由于89年动乱,李政道博士出面请求,但教育部也不能让他出去,所以这是社会的问题,不是少年班的问题。后来他身体垮了,一般大学生也受不了这种打击嘛。他有今天,我可以给他的教授扣帽子,这是教授没有做好!他选择了一个太难的题目,我一听就吓了一大跳,他美国的导师负有把关责任,要说没有尊重人才,尊重人权,他导师才是没有尊重人才,没有尊重人权。G第一年调研的文章,轰动了普林斯顿,怎么反过来说我们少年班不对,这对么?

X在美国没有做好,回到科大跟阮图南教授做得很好,他有心理障碍,这是社会给了过大压力,不能用成年人观点要求少年班学生。

大家只传少年班学生如何神,这仅是早教育几年而已,没有什么天才不天才,后天教育影响很大。一个人的教育过程,后天教育可以占到90%,华罗庚副校长讲"天才在于积累,聪明在于勤奋",华罗庚还有小学课程不及格呢,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因此心理问题很复杂,要科学认识。从科学试验角度,心理学的成熟还早着呢!

我不认为这些摧残人才的观点是正确的。我的经验是,少年班孩子非常可爱,值得我们去关心和教育,而不是去否定。可能20岁大学毕业,跟23左右大学毕业的人比是有一些弱点,是有不足之处,比如社交能力,这能说明什么?我不相信他们到社会滚上四年,会和23岁的孩子有差距。再说不能因为一个人有弱点,否定他的长处。

因材施教,理应创新不懈

记者:有老师认为少年班培养模式是"因材施教,个别培养",也有老师认为少年班的好传统正在消失。您认为少年班有那些好的培养模式?

肖:我赞成因才施教,个别培养,但中国做不到,还只能根据科大现有条件来去做。据说现在每年少年班有3000多人报考。每年招30-50个学生,能有这么多老师来去个别培养吗?我们没有人力物力去做。只能根据少年班学生年龄小、抽象思维能力强的特点,加强基础,强化数理,班主任要多个别指导,加强社交、自立能力培养。教育学很深奥,多年也在探讨。我们要跟上时代。现在计算机遍地都是,计算机基础知识已经普及,我们应思考给少年班学生什么新知识呢?

说实话,我在少年班没有理论和模式的创新,没有!我只是延续了科大老传统,在科大条件下办少年班。教学上,我还是坚持要挑好老师来教,这不是特权思想,而是因材施教。国家还给科技大学建设理科人才基地,教育部专门配备额外经费,你能说教育部不对吗?我们财力还不足,能保证重点是对的。北大清华国家优先保证,为什么科大不能优先办好少年班、00班。如果少年班没有任何措施,还能叫做人才基地吗?他们有学好的能力,就不能给一般老师。坦率的说,我不认为科大老师水平都很高,学生能解决的问题,差的老师都想不到。好苗子,要有好园丁。作为教育试点班,就要有试点内容,这是现任校长、少年班系主任,必须考虑好的。

记者:最近有网友指证,少年班某在校班级50余名学生中,退学、试读的将近10名,而且毕业前还会有人掉队,这在教务处有案可查,绝非捏造。请问您在任时,退学比例是多少?对于学习自觉性较差的学生,您做过什么工作?

肖:我想充其量也就是千分之五。那十年,经过我们的努力,绝大部分的学生都顺利完成学业。我知道有一位84级学生退学,后来回到中学,最后考上了西安交大。这是我的印象。有一位00班学生军训后,身体不好,就发病了,就退回到系里去。少年班学生不是天才,但也不是跟不上班的差生,关键是老师的引导,帮助他提高学习的自觉性和兴趣。

(注:少年班退学、试读问题,记者曾致信科大教务处三位正副处长,请求核实数据。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对方未回复。)

记者:据说当年有一位福建学生比较贪玩,你还请他到自己家过年,和其他福建籍教授一块鼓励他?

肖:这是教育者的责任。好苗子放任自流,而不施肥培养,要园丁干什么?少年班现在做法上,我更关心的不是教学方法,而是领导要关心爱护少年班学生,使之正常成长,而非放羊、听任自生自灭。毕竟他们15岁入学,怎能跟18岁大学生一样对待。他们的弱点,老师有责任给予帮助。

记者:您反对五改四学制改革。请问花最长的时间,培养最好的学生,是成功吗?滑铁卢大学有加拿大最好的计算机本科教育,只要不到三年就能获得学士学位,更不用做论文。科大的学制有必要像牙膏那样挤那么长吗?

肖:原因很简单,我很支持四二三分流,学有余力者可以提前毕业,无余力者可以延长到六年毕业。大学是培养人才的阶段,而非简单为研究生教育打基础,不可能所有大学生都变成研究生。大学就要培养有用人才,我不认为大学四年就好。医学院一读就是8年博士毕业呢,不能只读四年。科技大学号称科学家摇篮,为什么不能根据培养特点,将学制设成五年?

我在华为做人事招聘,印象最深的就是,各个部门挑人,首先要的就是科技大学本科生,为什么?因为科技大学学生比四年制大学强,现在行吗??华为公司为什么要在少年班设立奖学金?很重要原因是想吸引少年班毕业生到华为工作,现在行吗?科大有什么能耐说比其他大学毕业生强?现在合肥交通条件比十年、二十年前如何?科技大学计算机网络建得比其他高校如何?招生为什么却争不过人家?说争不过清华北大,可以说国家给了他们很多优越条件,请问科技大学能不能争过南京大学、复旦大学?校长敢不敢说招生过程中,我们可以争过他们?过去公认,科大少年班、CUSPEA班、科大学生就业情况很好(包括考取国内外名校研究生),是三个亮点。现在呢?我们有没有做出社会公认的成就?

我始终认为,招生、分配都是外事,关键是做好内事,对外腰杆子才能硬。科技大学教育没有做好,外部如何宣传招生都没有用,吸引不到优秀学生。我的看法是科技大学不仅要靠理论文章,而且要在学生质量上全面领先。现在还能说国家没有给科技大学钱吗?我想比过去好多了。

记者:高校中学生干部、奖学金评比以及毕业去向,都是敏感问题。请问少年班在各种待遇上是否给了学生干部特权?奖学金评比、保送研究生在您任主任期间,是否有暗箱操作?

肖:没有!我在少年班,评定奖学金有一套评选规则,都由打分决定。打分包括同学之间相互的操行打分,操行评定和学习成绩综合,然后排队,按照奖学金金额排序。郭沫若奖当然是最高奖,学校有评选标准,郭奖并不直接给少年班,而由各个系上报人选,学校进行差额竞争。郭沫若奖要求德智体全面发展,不完全是业务成绩最好的学生,学习是主要条件,但非唯一条件。

我还没有听说因为当干部就能拿奖学金,没有!直到退休,我从未获得华为奖教金,坦率的说,我并不认为自己做得不好,但荣誉首先要给做具体工作的老师。我无所谓,也并不感到遗憾。我也这么要求学生干部。学习好不好是主要表现。我曾经批评过93级班长,一位天津的00班学生,他中学时就是党员,表现很好,也很乐意服务同学,大家评价都很高。他学习没问题,就是英语过不去,四级考试不过关,我一直批评他。不管是党支部会议还是个别谈话,我都要求他必须把英语学好,否则你说话在学生面前没有分量。哪怕这么好的孩子,我也要求他这样。分配也是如此,第一,少年班学生很少需要分配(大部分攻读国内外研究生去了);第二,我们很尊重学生个人意向。

媒体扭曲,无益办学探索

记者:您曾将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的采访要求顶回去了,是不是很反感媒体?

肖:我可能是有点反感,这跟少年班无关。我不仅在少年班如此对待媒体,在华为也如此。我在华为负责博士后工作站、宁合地区招聘工作这两件事情,媒体都感兴趣,但我也不愿接待媒体记者。媒体做得好,可能促进事业发展,但我不想来推广什么,我仅仅为国家、企业(或学校)服务,不值得宣扬。

记者:媒体对少年班褒贬不一,您难道没有遇到过踏实调研的记者?舆论上对少年班的讨论,难道没有给您带来任何的启发?

肖:(笑)说实话,我没有得到他们的指点,我不是依靠媒体办少年班的。我看到的记者还是哗众取宠的比较多。我认为有些记者水平太低,自己都没有学好,仗着手上笔下的权力,到处指手画脚,无论效果如何。很多记者采访少年班老师,登出来的话都不可理解,学校也不高兴。查证之后证明并不是这样讲的,但木已成舟,学校责怪我们也没有办法。我记得有一位上海《文汇报》记者,复旦大学新闻系刚刚毕业,跑到少年班,说要帮少年班做什么。我根本不理睬他,但有其他老师积极接受采访,结果出去之后贬低少年班,违背他自己的诺言。就这么回事。我认为作为记者(可以反对少年班),首先做人要诚实,不能来时说得天花乱坠的,我没那么容易上当受骗!

我办少年班,主要听从尹鸿钧、辛厚文等领导意见,听学生家长、少年班老师的想法。我也比较注意任课老师的意见,经常和他们聊天,这费了很多时间。因此在少年班十年,名义上我还属于近代物理系,兼任原子核物理研究室主任,但实际干活很少。精力在少年班这里。

现在的系主任,很难这样安排。这和上级领导有关。

校友人生规划,无权越俎代庖

记者:早期少年班目标似乎是要冲击诺贝尔奖,这和中国科教界多年来恋诺贝尔癖有关。请问这是媒体的误导,还是当时你们的目标?27年过去,您对少年班校友的表现满意吗?

肖:我个人比较满意。有人可能有不同看法。我在美国看到100多个少年班、00班学生,各行各业的都有,在MIT当教授的有,在华尔街工作的也有,在微软公司的也有,在硅谷也有一大帮学生。甚至也有去做销售工作。这些我不认为是教育失败,我没有这样的负担。杨大峰(86级,1989年通过CUSPEA项目进入耶鲁大学学习),学的是物理。98年我看到他是在华尔街金融界工作。我到了哥伦比亚、耶鲁大学,发现物理专业学生,都转到EE方向,88级00班学生谢益群到了伯克力大学读的是物理,现在做芯片设计工作。

少年班学生从事什么工作,那是孩子们自己的选择,他要根据当时社会条件来决定,我们管不了。我只能管五年,给他一个好基础,让他自己去规划人生道路。因此我在少年班管理工作中,我没有提出培养学生冲击什么奖,没有这样的打算。

在美国,李俊凌(注:87少校友,斯坦福大学博士)对我说:肖老师你不要担心,我们生活都很好。我很欣慰。能得奖,像庄小威(注:87级少年班,1996年获伯克利加州大学博士学位,后在斯坦福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合作导师朱棣文。现为哈佛大学助理教授。2003年获麦克阿瑟天才奖)那样,很好。但这毕竟是少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和特点,要求每个人都去做理论物理,是不合适。过去我报考科技大学就是想去造原子弹。大学毕业要求到三线做原子弹,总支书记却要我留校,我提出让我去青海、山西、内蒙古哪个地方都可以,对方说都不行,你必须听从命令,留在这里。现在能吗?因此很多CUSPEA学生出去都做IT。我们不能干涉、责怪学生,他们做的很好,为什么一定要去拿诺贝尔奖。根据社会需要,他们会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向。

出国留学,并非罪过

记者:您做少年班系主任,国家投入有多少?早期少年班大部学生去了美国。中国最需要人才时,少年班却在为他人做嫁衣,是否浪费了国家极其有限的财力和潜在人才储备?

肖:首先回答对少年班投入问题。当时学校投入,除了学生那些一般维持费用,我拿到的给少年班的钱,不是很多。你们感兴趣的话,可以去问财务部门。原因很简单,我们没有教师、没有实验室。哪个地方有开销?后来我们办实验室,除了教务处的一点钱,都是企业给的。少年班软件专业送到科学院计算所、软件所做论文,我提出,不用向学校交费,但希望给学生生活补助。因为合肥生活水平和北京差得很远,学生家长不可能再贴钱进去。因此我和研究所包括唐稚松院士谈(注:唐稚松院士是时序逻辑专家,中科院软件所研究员。唐稚松是多位少年班学生的博士、硕士甚至学士毕业导师。),希望给学生一点生活补助。因为我们没有钱,只能用国家给的教育经费,出钱负责往返车票。一开始学生住在玉泉路大学部,之后研究所教授认为从玉泉路到中关村往返,很辛苦。希望移到中关村去住,我们也没有钱为学生在中关村租宿舍。我们曾派学生到公司做研究,有两个条件,第一,必须开出题目,让我们审核水平如何;第二,必须付给少年班一定费用,其中部分每月补助给学生几百块钱。给予我们资助最多的是华为公司,他们武装少年班机房。真正教育部门给的钱,跟我们开展的工作,差了老鼻子。少年班奖学金最早就靠华为。华为的支持,一直延续到我到华为工作之后。华为老板提出必须开出名目才能拨款,我临退休前提出双方联合培养少年班学生,每年培养10名少年班学生,一直持续到2003年。最后一笔钱,由我从华为打到少年班。最近几年,我听说国家给科技大学增加了经费,科技大学富裕了一些,给了少年班一些钱。当时我们少年班大概每年也就5万开支,我的印象就是如此。

此外,华为公司总裁任正非曾到过少年班,向我们当面感谢少年班输送了这么好的人才,并表示他支持我们搞少年班,而当时我根本不知道少年班还有人在华为。因此,我向他要钱,后来华为在少年班设立了华为奖教金,这也是科大较早的奖教金,我只有这点权力,在工资水平较低的情况下,尽量提高教师待遇。

少年班毕业生送到美国,是否给人做嫁衣裳,我想说明两点:第一,国家政策允许这种做法。科技大学校长、少年班系主任,都没有权力放学生出国。我们从未通过不正当渠道送走学生。第二,出国并非坏事。正如产品要送到国际市场竞争,教育培养学生,也是产品,也应送到国外竞争,以证明我们水平高下。何况,我们能利用西方先进设备和技术培育我们的人才。

作为教师,我希望少年班同学学成后能为国效力。这有两种含义,第一是兼职合作,服务祖国科技发展。例如吸收留学人员的中科院百人计划,就有不少少年班学生。88级少年班学生浦晗(注:现为莱斯大学物理与天文系教授,从事量子光学研究)和姚震(注:现为奥斯汀德州大学教授,从事纳米材料研究),都与我们学校相关教授有合作关系。这是把科技带回中国,促进科技进步的途径。第二是全职回国,现在少年班学生也有回国创业的(如85少李逊,9000的张晓海等)。

我主张学校只负责培养人才,人生道路如何选择,听由个人安排。要相信学生会记住自己根在何处、心怀祖国。如果对少年班做法有疑问,那首当其冲是邓小平的问题,是邓小平把学生送出去的嘛!最近几年,如果不以出国比例而以绝对人数衡量,那是清华大学而非科技大学学生出国最多。清华大学,国家投资还少吗?仅用出国来反对少年班,反对科技大学少年班执行国家留学生政策,我不认为他们的说法是对的。

记者:您用的是海外校友基金会提供的邮件服务,请问您对校友基金会还有什么了解?您期待校友基金会为母校做什么?

肖:你们比较辛苦,看了你们的工作,我感到很高兴。年轻校友还处于奋斗阶段,百万富翁还不多,已经为学校设立奖学金,做了很多事情。我希望校友基金会能促进学校领导提高办好科技大学的责任心,这是所有校友关心的。我到深圳也好、美国也好,见到没有回来的校友,都问一句话,现在学校怎么样了?招生还能招到一流的学生吗?这说明校友不管人在哪里,都心向科大,关心母校,这种情感要灌输给现任领导和在校学生。

广大校友,处在科技前沿,视野可能更广,我在国内可能有些落伍。我前述观点可能有不对的,这没有关系,相信校友会有所选择。

比如说科大原来定的方向,并非冲击诺贝尔奖(当时没有这个说法),而是为了国家两弹一星,而是为国防工业、科研院所培养尖端人才。郭沫若校长主张三年打基础,五年成型。今天我们如何让本科、研究生教育上台阶?这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在国内老百姓心目中树立品牌,愿意把最好的孩子送到这里来。校友应增加与学校交流,最重要的是思想交流上的出谋划策,我就希望校友能促进这点。最后怎么做,还是在校的领导和老师。

另外,你们应该联合更多校友,加强联系,互相关心,促进事业发展。

记者:感谢您接受校友基金会的采访,感谢您为科大特别是少年班发展提出的深刻见解。少年班校友祝您身体健康。

(记者:刘志峰/9500)


中国科大(海外)校友基金会版权所有 © 2005


Brief introduction to USTC   |   Make a donation   |   Quintessential Alumni   |   Contact information

Awards:   Outstanding/Excellent New Students   |   Goodwill Scholarship   |   Young Faculty
AF:   95 , 96 , 97 , 98 , 99 , 00 , 01 , 02 , 03 , 04 , 05 , 06 , 07 , 08 , 09 , 10 ,
Directory   |   USTCAA   |   USTC   |   USTCAF   |   USTCnews
Copyright 1995-2010, USTC Alumni Fou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