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501(c)3 non-profit organization incorporated in USA)
This is an old web site. The new site is here.
Home Introduction Awards Sub-funds Donations 2010 Contact Make a donation
2006 interviews 李巨 2005 interviews 侯建国 黄吉虎 肖臣国 陈路 杜俊军
2004 interviews 王志珍 张俊妮 王明旭 吴奇 姚新 孙立广、谢周清
2003 interviews 高登义 杨元庆 李佩 程继新 蒋华 杨秀敏 郭传杰 饶子和 胡红卫 唐明 赵忠贤 姜岩 陈雪生 叶流传 张树新
2002 interviews: 吴雪筠 张亚勤 胡伟武 陈以龙 2001 : Peidong Yang Qiang Zhou Kunxin Luo
2000 interviews: 陈晓薇 X Jin/Z Guo Jing Liu Z Wang 李亚 T Chen 陶荣甲 H Liu Z Yin H Wei 朱清时
1999 interviews: 詹红兵 Guohua Deng Bin Li 舒其望 王维嘉 杨超平 文小刚
简历

王维嘉博士于一九七七年考入中国科大无线电电子科学系。在获得硕士学位后,于一九八五年来到斯坦福大学电机工程系深造,师从计算机网络泰斗Dr.Fouad Tobagi。在攻读学位期间的一九八七到一九八九间,曾任太平洋贝尔公司的技术顾问,主持宽带网络的试验开发并负责公司技术战略的开发。一九八九到一九九二间,担任硅谷新创公司蜂窝数据(Cellular Data,Inc〕的系统工程师,实际开发出世界首个基于蜂窝概念的分组无线电网络。一九九二年获博士学位。一九九二到一九九四年,在英特沃研究所(Interval Research),这个汇集着许多美国最智慧计算机人才,有着最宽裕研究经费的研究所从事尖端科技研究。他是该所第一项专利的拥有者,也是这期间拥有最多专利的人。

一九九四年,王博士在硅谷与人共创美国通用无线通信有限公司(Gwcom,Inc.,以下简称美通公司)并任总经理至今。美通公司是首家由中国留学生创办的得到巨额风险投资支持的高科技公司。因开创无线互联网产业,始终受到诸多世界顶尖风险投资机构和IT业巨子的青睐,迄今已获得八千八百万美元的巨额投资。创建之初,王维嘉即把企业的发展方向明确在向个人提供移动信息服务上。美通开辟了移动互联网产业,是世界上最早建成无线互联网的公司之一。美通建立了跨太平洋的第一个无线互联网门户“掌门网”(byair.com),并在世界上第一个实现了掌上无线股票交易。美通的网络提供无线电子信件,无线电子商务及其他个人信息服务。美通公司生产的设备现已配置在美,中,台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美通无线互联网服务产业使互联网和无线通信完美地融为一体。是互联网发展新一轮浪潮的领导者。

  中国科大校友基金会推出《校友风采》访谈,旨在推动科大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思想交流,分享杰出校友的创业经验,促进科大人的事业成功。《校友风华》所有内容并不代表中国科大校友基金会观点。

将世界联在掌上

王维嘉博士采访笔记

     -- 李晓林 (1999年八月)      -- 郜志农 译

李晓林:王博士,谢谢你在百忙中接受科大校友基金会的采访。从你的简历上看,你在斯坦福大学得到了很有名望的教授的指导,之后又得到过很热门的职位。请问你是怎样将这一切变为现实的?

王维嘉:是靠契而不舍的努力工作。从个人性格上来讲,我一直就比较喜欢富有刺激性的工作,这也许就是我的一种宿命。在太平洋贝尔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我厌倦了大公司的生活。为了寻找更有挑战性的工作,我加入了蜂窝数据公司。博士毕业后又去了英特沃研究所。英特沃研究所是任何一个想搞最精尖研究的人梦寐以求的天堂。这个研究所的人三分之一的人来自斯坦福,三分之一的人来自麻省理工,另三分之一的人来自全录(Xerox)的PaloAlto研究中心。但在别人公司工作时,总会有一种还在寻找什么的感觉;自从创办了公司,心里就踏实了。

李:另一个有趣的事实是你攻读博士学位的大部分时间是在工作中度过的。是每个斯坦福的学生都这样呢?还是就你自己? 这些工作经验到底是怎样在以后的几年里帮助你的?

王:在斯坦福,如果你有认可学院的硕士学位,攻读博士只需十几门课程。斯坦福的电机工程系那时候承认中国科大,北大,清华,和复旦的硕士学位。所以我就不必选学硕士课程了。不是每一个斯坦福的学生攻读博士学位的大部分时间是在工作中度过的。大部分博士生还是留在校园全时间写论文。边工作边写论文可不是很好玩的。边工作边写论文既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好的一面当然是收入和经验。就我个人而言,我或多或少都在网络通讯这一领域工作。当我创办美通公司之后,以前在太平洋贝尔,蜂窝数据以及英特沃研究所的工作经验对我都很有帮助。不好的一面是工作很多,进展很慢。我好几次都想辞掉工作去完成论文。我的导师也是一个很严格的人。所以,边工作边写论文不是我愿推荐的。

李: 一九九四年,你决定自己出击。请问怎样创办公司?你又是怎样为那一重要时刻作准备的?

王:事实上,我在十几年前就想过拥有自己的公司。早在1984年,《人民日报》曾花3个月的时间连载一位斯坦福大学教授所写的一本名为《硅谷热》的书,我被苹果等高科技公司的惊人成就所深深吸引,去斯坦福留学的意念也就从那时起悄然而生。另一方面,斯坦福也是培养企业家的温床。记得来到斯坦福的第一个晚上,就参加了斯坦福大学电机工程系中国学生所组织的内容为如何创办公司的讨论,那种热烈的创业气氛真的令我激动不已。在电机系的走廊上随便问一个戴厚眼镜的学生,“毕业以后打算干什么?”十有八九会说开自己的公司。我作为工程师,愿意看到自己的研究成果商品化,最好就是我自己把它带到世上。这是我最大的愿望,我的宿命。通过我自己的创业历程,我也发现了中国人与美国人的不同,在硅谷的华人中,我还是属于比较敢闯的,但我仍然是循规蹈矩的把博士读完之后才想到去创业;而比尔盖茨敢在大学一年级就退学创业,这两者之间确实有着很大的差别。

怎样为那一重要时刻作准备的?很多的学习和实践。我在蜂窝数据的三年里,几乎天天有危机。但经验教我怎样管理一个婴孩公司。当我在英特沃研究所工作的时候,我问笔记本电脑的发明者 格兰爱邓斯什么时候是他管理公司最困难的时候。他回答说“是在它死了十五次后,你需要决定是否在它死去十六次后再救活它”。在创办美通之前,我们有好几次错误的开始。那几次我们热情地为我们的一些想法工作了几个月,可是当全时工作和学习紧张的时候,就不了了之了。美通始于我一九九三年的一次回乡之旅,那时BB机正在中国流行。我的一位朋友领我参观了一家寻呼机站.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的真家伙,但是我立刻明白了它的工作原理。兴奋之余,我就想如果是双向寻呼会怎样?在创建公司的过程中,因为正处在硅谷的互联网发烧中,我们演变出了"把互联网放在手掌上"的宗旨。当我们在一九九五年提出这个宗旨的时候,没有人相信它,以为这是太超前的事。但是今天,这已经变成了现实。我们相信我们不仅是世界上首次提出无线互联网和无线互联网服务产业概念的人,并且是一直投入巨资发展、完善这一产业的人。使梦想变为现实的是激情,是坚持不懈,是不可缺少的信心。斯坦福有二十七个诺贝尔获奖者。英特沃研究所是“PC革命的活博物馆”。发明了第一个计算机工作站,以太网,笔记本电脑等等的人就在其中。和他们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我得出了我和他们一样聪明的结论。如果他们能成功,我也能。美通是敢于从起跑线创造新工业的中国人开创的第一个公司。信心绝对起着重要作用。我想在这说的最后一点是全身心投入。有些人想保持全时工作,同时又想在晚上创办公司。我从没听说一件这样办成功的例子。取胜的唯一途径,就象中国人说的“背水一战”。因为有太多的困难需要你全身心的投入去克服。如果你给自己留了退路,你就会在碰到困难的头一回合败下阵来。

李:你们公司的核心成员起初是怎样聚在一起的?

王:最初我们只有五个人。其中我,我妻子和乔鹏都是科大77级的同学。从这个意义上讲,美通非常像是科大人的一个公司。我负责整个公司的营运。我妻子负责软件。乔鹏负责硬件。我在斯坦福的一个同学负责市场。另外还有郭法琨博士,他发明了无线计算机网络而成为互联网的先驱之一。我们现在的董事长和总裁陈健文原是我们的第一个投资人。他对我们的公司是那样的有信心,以致于后来他辞掉了原来的投资公司,来全职管理我们公司。

李:美通吸引了八千多万美元的风险投资。为了得到那样的帮助和投入,都需要作些什么?新创公司和风险投资人之间是一种怎样的工作关系 ?

王: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简单地说,风险投资是一项权益投资,就是说,当他们投资钱的时候,他们就买了公司的一部分。那不是贷款。一般的说,他们在你上市之前以很低的价格买了你的股票,然后希望公司上市,他们的股票就会大幅上涨,比如,十倍,二十倍。作为权益投资,投资人不能撤回他们投在公司里的钱。还有其他规条,比如说,在股票上市的头六个月,不能卖掉他们的股票等等。

李:中国是你们产品的第一个市场,这是真的吗?如果是这样,这里面有什么经济和市场原因吗?你对你们在中国取得的进展感到高兴吗?你们正面临什么样的困难?

王:我们的第一炮是在中国打响的。我们的产品已用在北京,上海和深圳,其他的城市也在排队。为了让美通这样的初创公司起飞,除了集中在这个最大的市场外,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中国有着比美国还大的无线电通讯市场。比如说,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BB机用户群。不久,中国也将是最大的手机用户群。我们对在中国的进展感到非常满意。我们的设备是唯一具有无线上网能力的产品。就在我们的无线互联网网络在上海和深圳投入使用的头一个月内,我们网络上的股票的交易量就达到了一千万人民币。中国信息工业部已经正式批准把我们的技术作为国家标准,并且分配了必要的频率。我们面临的困难也很大。在中国作生意的风险很高。没有完善的法律准则。电讯工业在中国是受高度控制的。知道怎样和政府打交道非常关键。美通是海外留学生办的公司有点帮助,但不是很大的。

李:总之,你们已经达到了原定的目标吗?谁是你们的最大竞争者?你们保持美通领先的策略是什么?

王:我们可以说今天美通已经很接近我们预期的目标。五年前,我们没有竞争者,因为我们是唯一作无线上网的公司。我们包办了一切。现在,大家都意识到无线网络市场的重要性。我们正面临着日益增长的竞争。不过,我们在市场上依然领先于其他公司。因为我们已发展了许多无线网络的应用软件,服务器技术,和内容。长远来看,我们将成为无线上网的门户。那是真正有价值的东西。这是我们从投资人和华尔街上得来的消息。我们要成为无线上网的内容提供者。这样,我们将影响无线上网的基础结构,包括数字手提电话系统。现在,我们的网络是中国唯一可以上互联网和作电子商贸的无线网络。这给了我们在建立门户时的先行者的好处。

李:无线上网是非常有前途的,尤其当这项技术与内容服务相互补充后。但据我所知,美通的长处在于设备和应用软件。难道你们的服务重点改变了吗?

王:也是也不是。从第一天开始,我们的宗旨就是把互联网放在每一个人的手掌上,我们没有偏离这个宗旨。五年前,没有任何网络可以作这样的事,所以我们就从起跑线上做起。估计两年后,手提电话系统就会支持信息包数据,我们想左右这个客户群。在互联网时代,事情变化的那么快,我们不得不作些必要的调整。我们的模式集中在与个人的工作,生活和娱乐有关的信息方面。我们想收集所有这方面的信息,然后通过无线方式提供给客户。无线通讯与有线通讯非常地不同。无线频率是个很贵的资源。如果用无线方式上网浏览,月费将高达上千美元。如何把客户与信息用无线方式联系起来是我们的优势。

李:你已经有了令人羡慕的事业。你说说在科大的生活那些对你最有益处?科大正面临着那些挑战?

王:七十年代末,中科院是最好的工作去处。科大吸引了全国最好的人才。科大为个人调整和互相学习提供了绝佳的机会。环境鼓励人们开放思想,独立思考。这些训练对以后的生涯真是大有帮助。现在中国的形式有点不同了。很多好学生去学经济或金融,而不再局限于基础科学。与北京,上海相比,科大的地理位置也是一个问题。我在浦东作报告的时候说过,中国有三个地方有可能成为中国的硅谷,中关村,浦东和深圳。浦东是中国经济的龙头。不过这个龙头少了一只眼。它需要一个著名的大学,而科大正是这样一个大学。为了让科大继续成功下去,许多领域需要共同努力。这是一个非常艰巨的工作。

李:我们知道你和你妻子是因为你们俩是我们科大校友基金会的最大奉献者之一。你想对校友说些什 么?你最喜欢基金会的什么项目,为什么?

王:我们只是想科大需要每个关心她的人的帮助。风险投资公司在投资之前最看重的第一是人才,第二是人才,第三还是人才。世界上最大的浪费就是人才的浪费。如果看着科大最聪明最好的学生因交不起膳宿费而退学是最大的犯罪。那些来自贫穷家庭的孩子不仅是最聪明的,也是最意志坚强的,这是两个成功领导者或企业家最重要的品格。科大校友基金会最近发起的爱心行动非常好。基金会拥有的钱还不很多,所以要用在最需要的地方。我认为帮助经济拮据的学生是利用有限资源的最有效方式。

李;谢谢你与校友分享你的故事和想法。

王:也谢谢你为了科大的缘故自愿贡献自己的时间和努力。


中国科大校友基金会版权所有 © 1999-2000


http://af.ustc.edu (U.S.A.)
http://ustcaf.ustc.edu (U.S.A. mirror)
http://ustcaf.ustc.edu.cn (China)
Last mirrored: Thu Jan 23 02:25:48 EST 2003